科技的无形之手

在“幸福”号的甲板上,远离手机信号,我驶入了没有互联网的生活……
2020年6月3日

Alchemy-Of-Us-Cover.jpg

我们的炼金术

分享

2019年9月的一个秋日,在布利斯号的甲板上,手机信号无法覆盖,我驶过阿拉斯加的冰川湾,进入了我没有互联网的生活……

在这里,在大自然的威严中,我见证了我的手机变成了一个相机和一个手电筒的技术奇迹。科技渗透了我们的生活,我在写《我们的炼金术》(The Alchemy of Us)一书时发现,这些细微的不便暗示着潜在的社会转变。文化往往是由技术塑造的,而目前我们的生活方式正站在人工智能的另一次变革的悬崖上。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有一张地图帮助我们驾驭这些创新是至关重要的。幸运的是,历史提供了一个训练场地,因为它向我们展示了过去的技术是如何把我们带到今天的世界的。

如果你回想一下你在高中读过的一些经典书籍,你可能会记得句子有多长。查尔斯·狄更斯的《双城记》中的“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样的句子,在扎克伯格的FaceBook语言中,将被简化为“这很复杂”。美国英语的简洁源于多种文化力量。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是美国希望将自己与英国区分开来。虽然我们都说同样的母语,但我们的学习方法却不同。首先是单词的拼写:theater和theatre。然后是单词的发音:sked-ule和shed-ule。其次,英语是如何说的:英国人用的是悠扬而博学的短语,而美国人用的是稀疏而亲切的短语。美式英语的形成既有文化力量的影响,也有技术力量的影响:电报。

塞缪尔·f·b·莫尔斯是一位画家,也是美国电磁电报的发明者。在创造这种即时交流形式的过程中,他也成为了语言的雕刻家。在莫尔斯的时代,写信是一种常见的快速通信方式,通常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收到消息。莫尔斯在个人层面上理解这一点。在华盛顿作画时,他给妻子卢克丽霞(Lucretia)写了一封信,当时她在离他300英里远的康涅狄格州纽黑文(New Haven)的家中。几天后,他意外地收到了父亲杰迪迪亚·莫尔斯的一封信。她在塞缪尔·莫尔斯给她写信前几天就去世了。莫尔斯赶忙乘公共马车回到了纽黑文。他是星期天离开的,星期三晚上到了,却发现卢克丽霞已经下葬了。根据自己的经历,莫尔斯在19世纪40年代完善了他的电报,以传送信息,或所谓的“情报”; in doing so he also became instant communication’s patient zero.

电报一次只能发送一条信息,它的一个缺点是句子太短。在测试他的发明时,他曾多次责备他的助手阿尔弗雷德·韦尔(Alfred Vail)“精简你的语言”。莫尔斯想要了解信息的实质,并要求韦尔删掉与信息意义无关的词。就像今天推特和短信上的速记一样,莫尔斯和韦尔也有自己的速记方式。他们用“i i”表示“是”,用“1”表示“等一下”,用“b”表示“他”。今天的缩写,例如b4, LOL和OMG,似乎过去的电报技术是社会媒体塑造我们今天语言方式的序幕。也就是说,过去并没有预测到今天的即时交流对同理心的侵蚀所带来的意外后果,因为我们无法从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中获取线索。幸运的是,正如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雪莉·特克在她的书中所解释的那样,当今的研究表明,这种侵蚀可以通过真正的面对面交谈来缓解。至于语言在未来会如何演变,今天的学者知道语言是流动的,至于它会是什么样子——IDK。

电报不仅是语言的塑造者,它还鼓励并使美国的新闻消费成为可能。在美利坚合众国第二十任总统詹姆斯·a·加菲尔德于1881年被枪杀后,这一点变得非常明显。在他弥留之际的几个星期里,有关他病情的最新消息每天都通过电报发送到电报局,这些消息被写在门外的大黑板上,一大群人站在那里,想了解他们领导人的病情。电报不仅塑造了语言,而且从白宫发出的电报也是连接全国的一种方式。塞缪尔·f·b·莫尔斯曾希望他的信息传输发明能创造出“整个国家的一个街区”。的确如此,尤其是随着电报、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发展,比如twitter——在这些媒体上,表情包和信息不仅有可能团结整个国家,而且有可能团结全球,这超出了莫尔斯的预测。

还有其他的发明塑造了我们。当我们想到美国的灯泡时,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是托马斯·爱迪生。事实上,爱迪生并不是第一个发明电灯的人,英国的约瑟夫·斯旺和世界各地的许多其他发明家的工作早于门洛帕克的巫师的工作。此外,爱迪生最初对电灯并不感兴趣。1878年9月8日的一个星期天,他拜访了康涅狄格安索尼亚一位名叫威廉·华莱士的不知名的发明家。华莱士来自英国曼彻斯特,他制造了一种非常明亮的弧光灯,类似于1802年汉弗莱·戴维的发明,这告诉爱迪生不要采取什么方法,以及他如何改进华莱士的尝试。爱迪生寻找一种能发出白炽光的金属,就像烤面包机的线圈一样。当爱迪生发明电灯时,他试图解决一个问题——消除黑暗。爱迪生的电灯赶走了黑暗,但在今天,电灯的过剩也带来了后果。灯无处不在,总是亮着的。 Eons ago, the night sky used to be a way for mariners to navigate with thousands of stars to behold. According to the US Dark Sky Association, modern city dwellers can only see about fifty stars. But the loss of the night has other consequences, some of which are connected to human health.

研究表明,人类需要改变我们在一天中使用的光线类型,因为人类在名义上是两种生物——白天和黑夜。白天,我们处于成长模式;在晚上,我们处于休息和修复模式。我们的身体如何知道自己处于哪种模式是由光线切换的。为了理解身体是如何知道的,我们必须思考一下我们的眼睛。眼睛让我们看到东西,但在21世纪初,研究人员在视网膜上发现了一种光感受器,它对视觉没有贡献,但却是一种对蓝光敏感的探测器。当蓝光被记录下来时,就会向大脑发送一个停止分泌褪黑激素的信息,褪黑激素是一种告诉我们的细胞进入夜间模式的化合物。当褪黑素离开我们的身体系统,我们的身体进入白天模式。

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周围的光线类型应该改变,这样我们的身体就可以进入夜间和白天模式。为了做到这一点,一些科学家说,我们需要明亮的早晨和更蓝的光线,我们需要昏暗的晚上和更红的光线。这一天应该从太阳、紧凑型荧光灯泡或蓝色LED灯泡发出的蓝光开始。然而,当太阳落山时,我们需要改变光线,减少其中的蓝色,这告诉我们的身体进入夜间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发生了什么仍然是一个开放的研究问题。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的流行病学家理查德·史蒂文斯(Richard Stevens)说,人们相信,“我们的细胞修复DNA损伤的方式与昼夜节律有关”。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祖先在烛光的红光下工作时,经常进入这种修复模式。今天,我们需要通过使用更红的LED灯泡和将电视、电脑和手机屏幕调到晚上的设置来慎重进入这种夜间模式。

一些科学家已经注意到,我们比我们的祖先稍微高一些。营养当然是身高增加的一个原因,但光线是另一个原因。我们持续暴露在人造光下,使我们处于持续的生长模式;有了这些,就会有更多的增长。但是,无处不在的人造光也与一系列疾病有关。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的名誉科学家托马斯·韦尔说:“如果你持续受到这些夏季生长激素的轰炸,就有患癌症的风险。”光不仅是我们生活的背景,也是我们健康的中心舞台。

爱迪生发明了电灯,帮助驱走了黑暗。但随着最近的研究,我们对所有这些光的后果有了更多的了解。科学家们还发现,65岁老人的晶状体透射蓝光的能力只有25岁老人的一半。1这表现为眩光。在美国安装明亮的蓝色LED城市灯对我们最年长的司机造成了损害。

关于人工智能等现代进步将如何改变世界,有很多争论。但是,那些同样形成了我们的经历的更古老的发明呢?对这些无处不在的发明进行分析,可以让我们得到必要的训练,以探索和抑制即将出现的更不祥的技术。回顾过去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看待技术的新视角,也为我们提供了塑造技术的机构。随着社会步入一个更加丰富的科技世界,所有人都必须对数据的脆弱性、算法中根深蒂固的偏见,以及无人驾驶汽车决策中所包含的道德问题提出质疑。历史告诉我们,我们的发明如何重新塑造了我们,但更重要的是,它给了我们驾驭现在和未来的工具……

参考文献

评论

添加注释